《關於工作的那些事》是誰造成了 4A & 四大的入門低薪?

Photo by Vitaly Taranov on Unsplash

一個極具爭議性的標題,源自於與在英國的友人一段對話,我們都畢業於這座小島的最高學府,身邊不乏擠破頭想要進入四大與 4A 的同學,經過十年,大部分的我們都離開了,為什麼?

為什麼大家都想進去?

在台灣,四大指的是四大會計師事務所,4A 指的是頂尖的廣告行銷公關代理商,只要進去就猶如「鍍金」一般,小菜鳥有機會透過層層的訓練,一階階往上爬,接觸到大客戶,之後再跳槽進企業端,或是到其他代理商任職,講四大、4A,在行業內就像科技業的台積電、友達、華碩,對上(父母)好解釋、對朋友好分享、對外好炫耀。

也的確在更外界的眼光中,只要在這些地方「過水」過,就猶如對於你的工作能力認證+保證,意即:你都通過地獄般的試煉了,那麼沒有其他困難的工作環境可以難得倒你。

我們的社會就是高度肯定「刻苦耐勞、高抗壓性、有成功工作」的受雇者,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企業愛用代理商畢業的求職者,因為前一間公司已經幫你「訓練」好人才。

新鮮的肝永遠用不完

2014 年媒體業的起薪是台幣 28,000 元,2015 年公關代理商的新人起薪也是 28,000~ 30,000 元,那幾年翻開人力銀行的徵才頁面,才叫真正的「凍齡」,因為與 20 年前的薪資水準幾無分別。

業界私底下盛傳最受歡迎的求職者樣貌是「台北人、國外碩士剛畢業回台、最好還是俊男美女」,因為需要門面、新鮮的肝,英文又要好,且他們的家裡不缺這份薪水,最容易錄取為初階專員。當然我也只是夢到的。

即便如此,北漂與天龍國的菜鳥們還是想盡辦法要通過層層的關卡,成為整個代理商體系的一員,透過這段經歷來「鍍金」自己的職涯(我們當然不能排除有些人是真心喜歡這個產業,所以繼續留下來),想當然爾,供不應求,薪水萬年不動也是可以預料的。

裡面的想出去,外面的想進來

然而,四大與 4A 本屬於「人力高度密集」產業,無論是審計還是公關、廣告,就像福特工廠內的零件組裝工人,透過無比細的分工,滿足客戶的需求,講好聽的就是每個人都是產線上的小螺絲、齒輪,不停地轉動、無止盡地向前跑。

當你進入了這個世界,這個產業,你開始要圍著客戶的需求轉,照著他們的行程表走,服務業導向加上華人社會的加班文化,一種惡性的循環開始了。

你開始洗腦自己,我只要熬過幾年就可以出去了,我現在還年輕、都是在訓練、磨練,從小職員到需要扛業績的總監,慢慢地,對於工作的意義、成就感、熱情都被磨掉,取而代之的是等待解脫。

此時如果你再發現,自己在同一間公司慢慢往上熬的薪水成長幅度,遠不如跳出去又跳進來的同事(我是指同個位階),你甚至開始會懷疑人生。

為什麼這行賺不到錢?拆解代理商的賺錢結構

如果你是《廣告狂人》的粉絲,會覺得廣告代理商或公關代理商,也是賺不少,畢竟就像律師事務所或是會計師事務所,還是專業在幫客戶代操。

然而扳開這行的本質,要先回到一個企業怎麼賺錢,或說,客戶怎麼賺錢?一間公司裡面,最值錢或優先順序最前面的會是產品開發、業務等,可以「研究開發產品\服務」,並把「產品服務賣出去賺錢」的部門為優先,這也是為什麼在經濟不景氣時,行銷公關預算大部分都是被開鍘的。

而往往企業的行銷\公關\廣告預算,給到代理商之後,有一部分是付給「廠商」的錢(比如廣告拍攝的導演、辦活動的場地租金),最後才是代理商拿到的「服務費」,這個服務費(或好聽一點的顧問費)還要再拆分。

若公司是在大集團底下,需要上繳一部分的營收,剩下的扣除營業成本與人力成本,根本所剩無幾。反推,如果一間公關公司一年的利潤要有 1000 萬,反推要接到多少的客戶?這些客戶又要多少員工來服務?可以想見那個低薪不是沒有原因。

結論

時過境遷,4A 與四大的光環已無過去閃亮,菜鳥們也不再只有單一的選擇,透過新創快速找到自己的舞台,或是透過自媒體加速自己的職涯,新一代的人才不再循著前人成功模式前進,然而翻開人力銀行許多代理商的起薪依然是台幣三萬元,這篇文章無法提供一個解方,僅作為時代下的紀錄,期盼若是自己再回到此產業,不求做產業的革新者,只求自己擁有非凡的能力能夠令老闆心甘情願掏出錢與我共創工作上的成就。

--

--

Wendy Chang 張雅鈞✈️

左手寫媒體寫公關,右手點戲點電影,翻譯遊走語言間,紅白拖要不停走。Writer, translator, and polyglot. PR and communication professional. Twitter: @wendychang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