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工作那些事》為什麼我踏出了紅色大門

2021 年第三季,在台灣疫情趨緩的時刻,我做了一項重大的職涯決定:我要離開奧美,那個我稱之為家,踏出那個許多人心生嚮往的紅色大門。(註:奧美的代表色為紅色)

這不是我第一次離開奧美,上次是在 2017 年,而對於奧美人來說,二進二出、三進三出是常有的事,集團的行政和人資也習以為常,我們總是因為某些理由離開,又受到之前主管的請託回來,無論是救火支援,還是擔任要職。

其實過了 2022 的農曆年就又滿一個年數了,為什麼我選擇離開?

失衡的工作和生活

我熱愛我的工作,休息了幾個月,中間兼差接公關案,朋友近身觀察說到:你在開會或是講到公關相關的事情時,眼睛總是發亮。我相信這是我擅長做的事,也是我熱愛的產業,而早在 2018 年我就有這樣的體悟。

然而,再怎麼熱愛工作,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也撐不起你的事業。

2021 年 3 月我的皮膚開始發炎,5 月三級警戒開始前的週末,我罹患水痘,即便幼兒時期已經出過水痘,中西醫不約而同表示:我的免疫系統正在崩潰,原以為6、7月在家上班,身體可以休養,但在家工作其實是更長時間的精神投入,遠距工作帶來更高的焦慮感,社交生活和外出完全中斷,其實加諸隱形的壓力在身心上,無助於免疫系統的恢復。

在美國加州度過長期封鎖的朋友表示,「Lockdown」對於身心的影響其實遠超過我們想像,許多人都是在之後才發現自己有情緒低落、失眠、食慾不振等狀況,而這種焦慮感是需要正視的。

8月逐漸回到辦公室,準備 9 月的大型發表,然而當身體不堪負荷,再怎麼努力也是力不從心,而在這個過程中,我的皮膚依然一直發炎,在在提醒我:也許是時候休息了。因此,我遞出了辭呈。

不要低估任何身體給你的警訊,因為它是最了解你的。

世界在變,我是否活在象牙塔內?

離職從來不會只有單一個原因,健康當然是主要的因素,不過也跟我發現自己似乎在原地打轉有關,而我決定應該要做些改變。

每個人的職涯成長曲線不同,對自己的期待不同,你會有想要長成的樣子,也許你小 AE 時看到你的 AM、AD,會設下一個標準,用來檢視自己的成長,職涯發展從來不是只有紙上談兵,或是外面的線上課程和顧問拿來唬人的東西,而是你要定期檢視自己的成長,趁有機會時積極爭取長大的機會(當然如果你的願望是在職場當小廢物就算了,每個人志向不同,當薪水小偷也很厲害啊!)

然而代理商的世界有很多事情由不得你自己,你的成長和你被分配到的主管相關,他怎麼「帶」你(或怎麼「不帶」你);也會跟同事有關,同事很強就是相互切磋成長,同事很廢就是逼著你扛事成長;最重要的是跟你的客戶以及分配到的產業有關,在這個以客戶需求為服務導向的地方,如果客戶只需要你負責純公關,你就不會碰到社群經營、整合行銷、媒體採購、KOL 合作。

你的技能成長「某種程度」取決於你客戶的需求。

之所以說某種程度,是因為有部分客戶還是會提供預算,讓你自由分配提案,但這種特殊狀況可遇不可求,特別是越大的客戶分工越細,會將廣告、公關、社群、媒購、數位活動分給不同的代理商操作。

但是現實世界是,當你離開的代理商要進到企業端(In-house),純公關的職位愈來愈少,愈來愈多公司講求數位溝通(digital commuication),或是行銷要與社群整合。而這些,在當初的組別和工作上,難以學習或是發揮,因此我選擇離開。

再愛的東西,在健康前都要割捨

服務、合作、面試過不同公關公司,然而目前只有將奧美稱為家,也許家就是這樣,它讓你成長,但不是什麼事情都是「roses and unicorns」,你跟家人會有爭吵、齟齬,不過他們是讓你情感牽絆最深之處,即便如此,放在健康之前,我還是只能選擇先離開,那個讓我愛和成長的地方。

重新思考:我擅長的和可以精進的

聆聽身體的警訊,回到內在思考,聽起來是一件很虛很玄的事,但在擔任 AM 近三年,和面對人生下個階段,這件事情非做不可,仔細去想:我想要怎麼過我的人生、我的職涯。

在這段期間,我閱讀了做自己的生命設計師:史丹佛最夯的生涯規畫課,寫下自己的人生觀和工作觀,還有奧德賽計畫,但似乎不夠,而目前還在閱讀《做自己的工作設計師:史丹佛經典生涯規畫課「做自己的生命設計師」【職場實戰篇】》,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恢復身體健康,這條路未完待續。

--

--

Wendy Chang 張雅鈞✈️

左手寫媒體寫公關,右手點戲點電影,翻譯遊走語言間,紅白拖要不停走。Writer, translator, and polyglot. PR and communication professional. Twitter: @wendychang1114